首页 -- 航大声音 -- 正文
欧阳杰:京津冀世界级机场群应充分发挥“国之重器”作用
2017-04-13 18:27浏览次数:信息来源:

《中国民航报》2017年4月13日头版:

京津冀世界级机场群应充分发挥“国之重器”作用

欧阳杰

4月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雄安新区的定位首先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并肩负着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和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的重任。在京津冀区域空间结构面临重大调整之际,区域交通结构的优化调整往往是排在前列的,其在引导区域空间结构或城市空间形态的拓展方面起着重要的引领作用。2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北京新机场建设时提出了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北京两个机场如何协调”,二是“京津冀三地机场如何更好形成世界级机场群”。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提出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的总体目标下,这两个提问各自对应着北京两大枢纽如何服务于“以首都为核心”和京津冀机场群如何服务于建设“世界级城市群”这两个层面的命题。总体来看,京津冀机场群建设世界级机场群的总体目标不仅是服务于京津冀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和北京建设“四个中心”战略目标,将为京津冀建设世界级城市群提供战略支撑平台,更应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中充分发挥其作为国际交通中心的新的动力源作用和战略支撑作用。

笔者认为,推动京津冀城市群交通结构和首都交通功能的战略转型具体须做到以下三方面:

一是推动北京首都交通功能由国家交通中心向国际交通中心的转型升级。目前,北京市的对外交通系统相对发达,但更多地承担着国家交通中心的角色,并未奠定世界级国际交通中心的地位,需要承担更多的国家门户职能和国际交通枢纽职能。而国际交通中心将成为北京建设“四个中心”的主要交通载体,也将有助于北京首都对全球战略性资源、战略性通道实现有效影响和控制,体现出其对全球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影响力。鉴于此,需要推动首都交通功能由以承担国内始发终到交通流、国内与国内之间中转交通流为主的“国家交通中心”,转向与承担以国际始发终到交通流以及国内与国际、国际与国际之间中转交通流的“国际交通中心”并重发展。

二是打造以航空交通方式为主体的京津冀国际交通体系。国际交通体系的健全与否是世界级城市群形成的基础性条件和表征性指标之一。构建以航空交通为主体的国际交通体系是京津冀建设世界级城市群的前提条件和交通基础保障,建立国际航空交通体系则是京津冀机场群建设世界级机场群的核心所在。为此,需要打造以首都机场和北京新机场两大国际枢纽为核心、以天津机场、石家庄机场两大区域枢纽为骨干,以秦皇岛机场、张家口机场等支线机场为补充的京津冀世界级机场群,并构建辐射全球五大洲的国际骨干航线网络体系,充分发挥其在国际运输、远程运输和快速运输等方面的技术经济优势,为国家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战略的实施提供基础性、先导性、战略性的交通保障服务。另外,为了满足保定市和雄安新区的中远期发展需求,建议规划预留保定机场,并将其纳入新近颁布的《全国民用运输机场布局规划》之中的中远期建设项目。

三是构建以首都机场和北京新机场为主体的北京国际航空交通中心。从服务于北京“四个中心”的城市定位和加速提高首都交通功能来看,北京两大国际枢纽机场的首要任务是强化其“国际航空交通中心”功能,天津机场、石家庄机场则部分承接“国家航空交通中心”的疏解功能。为此,应加快首都机场的转型升级,确保北京首都与世界主要城市之间航线的“可达性”和与国内一线城市航线的“通达性”,并以河北雄安新区和北京新机场的规划建设为契机,发挥北京新机场作为国际航空枢纽和京津冀城郊型综合交通枢纽的功能定位,确保两大枢纽机场成为北京建设“国际交往中心”的主要国际交通载体。

总体而言,京津冀建设世界级机场群的重中之重是构建“通达全国、辐射全球”的国际航空交通体系,并充分发挥北京两大国际枢纽机场的“国之重器”作用。其总体目标不仅是服务于京津冀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和北京建设“四个中心”的战略目标,更应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中充分发挥其作为国际交通中心的核心动力源作用和国际枢纽节点作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